Tag: 雄鹿球衣赞助商

NBA球衣赞助商易主圣诞大战缺少节日味?詹姆斯也想要圣诞版球衣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西方重要节日——圣诞节。而从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开始,NBA一共有五场圣诞大战陆续开展,凯尔特人VS猛龙,76人VS雄鹿,勇士vs火箭,湖人vs快船和掘金vs鹈鹕,其中湖人vs快船这场焦点大战更是引人关注。最终在五场圣诞大战中,凯尔特人和76人分别力克强敌,西部倒数第一的勇士则是出人意外的战胜火箭,迎来3连胜,鹈鹕也是客场爆冷击败掘金,而在焦点大战中,快船队后来居上,成功逆转取胜。五场圣诞大战也是让球迷们过足了瘾。

而NBA圣诞大战也是北美地区一年一度的盛事,除了北美地区的电视转播外,从2012年起圣诞节的特别球衣也成了一大亮点。不过自从2017年NBA球衣赞助商从阿迪达斯换成达耐克后,这个“优良的传统”就此消失了,而作为节日的一大亮点,现在球迷和球员们都希望圣诞球衣回归,就连耐克旗下的头号球星詹姆斯也不例外。

詹姆斯在昨日的推特上写道,“天啊,我多希望明天到更衣间的时候,能够看到圣诞版球衣!我们需要把圣诞球衣带回来,当我在走道上看到以前那些湖人的圣诞球衣,我的天啊!”詹姆斯还@了耐克官方账号,表达了他想要圣诞版球衣回归的想法。

球迷们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意外,毕竟圣诞大战已经成为了NBA的传统,虽然有时球圣诞球衣款式有些奇怪,比如2013年热火队的全红短袖球衣,但终归是专属于NBA圣诞节的亮点。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运动品牌,所有人都知道耐克肯定是有能力做出特别的圣诞球衣,只是十分不解为什么这个特别的比赛却没有什么视觉上的亮点。

不过为每支参加圣诞大战的球队设计、制造一件一个赛季只穿一次的球衣,显然不符合耐克的经济效应,然而无论是圣诞大战中利拉德穿着拐杖糖红色、科比穿上少见的白紫配色球衣,或是勇士的复古球衣,尽管都曾遭到许多人的批评,但都仍令人印象深刻。

如今耐克的头牌球星勒布朗詹姆斯都站出来发话了,耐克肯定也不会就此置之不理的。看来耐克在下赛季的圣诞大战很有可能会考虑一下制作圣诞大战的特别球衣了,这样一来也为节日大战添加一些不一样的元素。

NBA球衣广告进入20时代MLS、NHL争相效仿

过去的四个赛季,第一个“吃螃蟹”的NBA,凭借球衣广告成功增收,还在北美职业体育圈掀起了一轮球衣广告赞助的浪潮。

据CNBC近日的报道,Monumental体育娱乐集团计划将旗下华盛顿奇才队(NBA)、华盛顿神秘人队(WNBA)、首都Go-Go队(发展联盟球队)以及奇才电竞战队(NBA 2K联赛)的球衣广告赞助权益打包出售,每年赞助费用可能高达1200万美元。

Monumental体育娱乐集团此前出售球衣广告位时就采用了打包出售的模式。

在此之前,Monumental体育娱乐集团推销球衣广告位时也采用同样的模式。2018年11月,保险公司GEICO一次性拿下了奇才队、神秘人队和Go-Go队的球衣广告赞助权益。与GEICO的合同到期后,Monumental体育娱乐集团在新一轮的球衣广告位招商中加入了电竞战队,不再局限于传统体育领域。

在Monumental体育娱乐集团商务运营总裁吉姆·范·斯通(Jim Van Stone)看来,这种销售模式对于品牌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一般来说,NBA常规赛会从10月持续至次年4月,NBA 2K联赛会从5月持续至8月,再配合WNBA和发展联盟的赛程,赞助商可以实现全年度的持续曝光。

2017-18赛季,NBA正式开启球衣广告赞助计划,成为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赛中首个在正式比赛中开放球衣广告位的联盟。

在为期三年的试验期里,球衣广告赞助计划为联盟和球队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据IEG估算,随着球衣广告赞助计划的开启,在2017-18赛季,联盟共有27支球队的球衣广告位售出,赞助收入增长了近70%。体育商业媒体FOS得到的数据是,NBA球衣广告每年为联盟带来的收入约为1.5亿美元。

2017年,金州勇士队与日本电商平台乐天达成了一份为期3年、年均赞助金额达2000万美元的球衣广告赞助协议。这笔赞助费并不是小数目,根据福布斯公布的2018年NBA球队估值排行榜,勇士队当赛季总收入为3.59亿美元,而乐天的这笔赞助费就占球队赛季总收入的5.57%。

实际上,在NBA开放球衣广告位之前,美国体育调查机构The Sports Poller曾在2016年做过调查,接近85%的受访者反对这一举措。外界有这样的反应其实很正常,毕竟自1946年BAA(NBA的前身)成立以来,球员的比赛服上从未有过广告商标。这一境况直到2016年才首次有了变化,当年全明星赛的球衣上就印有汽车制造商起亚的标志。

此外,2015年,耐克以8年10亿美元的价格拿下NBA的球衣赞助合同,双方的合作将从2017-18赛季开始。NBA此前的球衣赞助商是阿迪达斯,签订的合同为11年4亿美元。从合同年均价来看,耐克的出价是阿迪达斯的三倍有多。耐克高价拿下球衣赞助权益,自然也会拿到更多权益,比如印在球衣右胸位置的耐克标志,这也是联盟史上首次在这个位置添置品牌标志。同样是在2017-18赛季,球衣左胸的位置留给了球衣广告赞助商们。

从最终的效果来看,增加球衣广告其实并没有对赛事转播、球队与球迷之间的联系产生过多干扰,而且还能让联盟、球队增加一笔可观的赞助收入。因此,试验期结束后,球衣广告顺理成章地得以保留。

而对于品牌来说,球衣广告位确实满足了他们的传播需求,而且是物超所值。尼尔森公司通过计算媒体曝光度和相应公关花费发现,2018-19赛季,包括季后赛在内,在美国电视转播中,NBA球队球衣广告创造的赞助价值达1.06亿美元;另据Navigate Research统计,在比赛转播中,球衣广告位清晰可见的平均时长达10-15分钟,所创造的平均曝光价值比赞助费高出25-50%。

除了增加曝光之外,品牌与NBA球队合作,其实也是希望开拓新的客户来源。在联盟30个球衣广告赞助商中,其产品大都属于金融、娱乐、通讯领域,而NBA的受众中又不乏年轻、具备一定消费能力的用户,他们都是这几类产品的主要消费群体。通过与NBA球队合作,这些品牌可以提升自己在目标消费人群中的知名度。

品牌、球队和联盟对球衣广告赞助计划都很满意,而且通过这个试验期,不少球队对其球衣广告位的价值也有了更深的认识。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球衣广告位的价值自然水涨船高。一些球队甚至决定提前解约,希望将球衣广告位的价值最大化。

以达拉斯独行侠队为例,2018年,他们将球衣广告位卖给了达拉斯当地的电商平台5miles,赞助费为每年500万美元。但当时,联盟里已经有10支球队的球衣广告年均赞助费用达到千万美元级别。而根据福布斯公布的2019年NBA球队估值排行榜,独行侠队排名第8位。显然,独行侠队的球队估值与其球衣广告赞助量级并不匹配。

最终,独行侠队与5miles均同意提前一年终止合作,并在2020年1月与手机银行服务商Chime签下“3+2”的球衣广告赞助合同,涨价那是必然的。

其实不管是否提前解约,球衣广告位涨价似乎已不可避免。根据Sports Business Journal此前的报道,有球队高管认为,在球衣广告新周期的谈判中,赞助费将增加20-30%。

“跟大多数球队一样,我们的球衣广告赞助也快到期了。因为宣传效果好,我们觉得新一份合同的赞助金额会更高。”密尔沃基雄鹿队总裁彼得·费金(Peter Feigi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直言。

2020年10月,NBA球队营销与市场运营部总裁艾米·布鲁克斯(Amy Brooks)在接受CNBC采访时透露,大概有10支球队正就球衣广告赞助“积极展开谈判”,现在判断新一轮周期下球衣广告赞助计划收入增幅还“为时尚早”,“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个计划的总收入会有大幅提升。”

除了球衣广告赞助费用提升之外,球衣广告赞助商们的“国际化”趋势也值得关注。在球衣广告新周期内,球衣广告赞助商不仅关心球队所在地的市场,还会更加关注国际市场的推广。

在球衣广告赞助计划刚开始实施时,大多数球队选择的都是“本土品牌”,比如密尔沃基雄鹿队与哈雷摩托车、克利夫兰骑士队与固特异轮胎以及孟菲斯灰熊队与联邦快递等。

这种情况的出现,一方面是因为球队和品牌都愿意强化与当地社区、球迷之间的联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受到NBA宣传规则的限制。根据NBA的规定,球队可以在主场为中心、半径150英里的范围内进行品牌推广活动。另外,在不触及另一支球队75英里区域的情况下,球队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州内进行无限制的推广。

但在2019年休赛期,NBA对其赞助政策做了调整,新赛季允许包括球衣广告赞助商在内的球队所有赞助商,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地区做宣传;每支球队的国际营销伙伴最多可以有两家。

通过这样的政策调整,球衣广告赞助商不光能在球队所在地做宣传,也能获得在国际市场上做推广的“红利”。据布鲁克斯透露,与NBA球队合作的球衣广告赞助商中,三分之二的公司都有国际业务。

而且NBA宣布的时机也十分巧妙,2019年下半年-2020年期间,恰好是各队开启球衣广告赞助续约谈判或者寻找下一任球衣广告赞助商的关键节点,这轮政策调整也能进一步推高球衣广告位的价值。

与此同时,乐天公司取得的成功对着眼于国际市场的品牌也有一定刺激作用。2019年8月,乐天公司美国分部总裁阿米特·帕塔尔(Amit Patel)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自签约以来,乐天公司在篮球迷中的品牌认知度上涨了300%。而且据赞助效益估算平台GumGum Sports统计,乐天公司通过赞助勇士队所得到的效益“超过4千万美元”。因此,乐天公司很乐意与勇士队续签球衣广告赞助合同。

此外,2021年7月,加密货币平台StormX成为波特兰开拓者队新一任的球衣广告赞助商,也是联盟史上首次出现来自加密货币领域的球衣广告赞助商。

值得一提的是,NBA现在已经允许球队在训练服和夏季联赛的比赛服上设置球衣广告位。就目前而言,训练服的广告位还没有大规模开发,夏季联赛的球衣广告还是与球队在正式比赛中使用的球衣广告保持一致。但随着球衣广告赞助计划的深入,未来这些广告位也许可以做差异化处理,根据比赛的重要程度和曝光时段来制定相应的赞助方案,达到“一鱼多吃”的效果。

自2020年开始,MLS正式开放球衣广告位,该计划将持续至2025年。NHL则是先开放了头盔广告位,据联盟总裁加里·贝特曼(Gary Bettman)透露,头盔广告位和其他改革措施在上赛季为联盟带来了“超过1亿美元的收入”。此外,NHL董事会近日也全票通过了开放球衣广告位的提案,将于2022-23赛季正式开始实行。

MLB同样在推进球衣广告位的开放,根据Sports Business Journal记者马克·伯恩斯(Mark Burns)在2020年12月的报道,MLB已经咨询了十多家赞助营销代理机构,探讨球衣、头盔广告位的售价、价值和可行性。

更有意思的是,MLB在开放球衣广告位之前,先把裁判服广告位卖出去了。MLB此前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FTX签约,达成了联盟史上首次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合作。根据该合作协议,在MLB的常规赛、季后赛和全明星赛等赛事中,裁判都会穿着印有FTX标志的衣服登场。

考虑到球迷可能出现的抵触情绪,MLB先从裁判服广告位入手,试探一下外界反应和制服广告位的价值,同时推进球衣广告位的价值调研,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握有字母哥商业价值大增雄鹿队想要结束和哈雷的赞助合同!

美国媒体消息,日前密尔沃基雄鹿打算抛弃世界著名摩托生产商哈雷-戴维斯,寻找一个新的金主,成为下赛季的球衣广告赞助商。

今年夏天,雄鹿和哈雷-戴维斯公司的3年赞助合约就将到期,大部分球队都会寻找新的赞助商或者续约。

雄鹿没有透露哈雷的具体赞助额度,只是估计大概一年在200万美元左右,而NBA大部分球队的赞助一年在100-600万美元。

这一次雄鹿想要换新的赞助商,很可能是哈雷的赞助太少了,因为这3年里,字母哥阿德托昆博迅速崛起,成为了联盟超级巨星,并且拿下了MVP,雄鹿方面认为他们配得上一份更高额度的赞助。

“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一份比哈雷给我们3-4倍高的赞助金额。”雄鹿高级副总裁帕扎拉斯说。

上个月,雄鹿在巴黎打了一场NBA常规赛,他们希望能够在欧洲也找到一些合适的大公司。(编辑:陈川)

篮网公布球衣最新广告赞助商一年3000万赞助费力压湖人勇士

北京时间9月27日,篮网通过官方社交媒体账号宣布,他们与此前的广告赞助商摩托罗拉的赞助合同到期,将在新赛季更改球衣广告赞助商。知名证券服务交易平台Webull(微牛)成为球队最新的球衣广告赞助商。

除了篮网以外,微牛还对于篮网下属的发展联盟球队长岛篮网、WNBA的Liberty以及下属的2K队伍都将进行广告赞助。这四支队伍的球员,都将在新赛季中身穿带有微牛标志的球衣进行比赛。

据悉微牛此次的赞助费高达每年3000万美元,是目前所有球队之中的最高赞助金额。根据目前联盟的球队行情,普通球队的球衣广告赞助费在700万至1000万的区间,篮网在联盟里的影响力可见一斑。即便是热门球队湖人与勇士,在此前所公布的赞助合同费用都是2000万美元的价格,只有篮网的三分之二价格,由此更加体现了他们的球队价值。

篮网前锋格里芬已经率先穿上了印有微牛标志的球衣,为球迷们展示球衣的最新款式。这一款球衣将会在新赛季的季前赛中正式投入使用。有意思的是,篮网的季前赛首场对手就是湖人,两队都是各大媒体所预测的新赛季夺冠大热。两支在球衣广告赞助费领跑的球队在季前赛就要相遇,势必也是一番较量。而他们的常规赛首个对手则是卫冕冠军雄鹿,两队在上赛季东部半决赛为球迷们奉献了一组精彩的对决,需要战至七场比赛才能分出胜负。本次两队在揭幕战相遇,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篮网在新赛季被各大媒体预测为综合实力最强的球队,以杜兰特、哈登和欧文三巨头为球队核心所组建阵容的实力自然不容忽视。在今年夏天,他们留下了主力前锋格里芬和布鲁斯-布朗,迎来了阿尔德里奇的回归,并在自由市场得到了米尔斯和米尔萨普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将。相较于上赛季,如今的篮网阵容实力似乎更上一层楼。只要可以保持健康,他们始终是东部球队最有竞争力的球队,非常有望在新赛季竞逐总冠军。

不知道对于篮网的这款新赞助版本球衣,你有什么看法呢?你看好篮网新赛季的前景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NBA已有14支球队签下球衣广告赞助勇士合同价值最高

北京时间今日,勇士与其球队广告赞助商乐天株式会社(Rakuten)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据ESPN记者达伦·罗威尔(Darren Rovell)报道,双方签下了一份期3年6000万美金的合约,为联盟球衣广告合同之最。

福布斯记者扎克·格洛弗(Zac Glover)对已签下球衣广告合同的14支NBA球队进行了简单汇总:

球衣广告赞助商:Qualtrics(软件公司)(注:印上爵士队球衣的并不是Qualtrics公司logo,而是Qualtrics公司推广的癌症研究慈善项目“5 for the fight”)

NBA再推全球化新政球队可独立出售全球营销权

4月12日,NBA于纽约通过一项名为球队全球市场化的三年测试提案。意在提升NBA全球曝光度,并增加球队收入,这一政策赋予球队向赞助商出售全球营销权的权利。

该项目的重要意义是,它允许NBA球队从下赛季起向两个现任或新的赞助商出售全球营销权。球队和赞助商的广告、营销业务得以在全球地区展开;同时准许球队赞助商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如公司的Facebook或Twitter页面)发布球队非比赛内容。

此举延续了联盟从2017-18赛季起售卖球衣广告位的营销战略。冠名商和球衣广告赞助商可能对新政充满兴趣。许多冠名商与球衣广告赞助商都是国际品牌,它们很可能成为新计划的目标受众。

以即将与安利(Amway)进行球馆冠名权谈判的奥兰多魔术队为例。球队高管将出售全球营销权给一家90%业务来自美国之外的公司视为巨大的创收契机。2009年,魔术队与安利签署了一份为期10年,价值4000万美元的球馆冠名协议,魔术队现在正研究新的全球营销策略,以大幅增加新协议的价值。

“坦率来讲,我觉得新政或许能让我们获得的冠名费数额翻倍。”魔术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马丁斯(Alex Martins)说。“这很重要。在联盟层面,这或许会开启新的合作模式。”

NBA的球衣广告测试阶段完成后将正式进入市场,全球营销权可能会成为旧赞助商续约或新赞助商入主的重要评估点。目前联盟30支球队的球衣广告价值从500万美元到2000万美元不等。

新政为那些对NBA球队有兴趣,却又担心回报不足的国际品牌打了一剂强心针。一名球队官员表示,布鲁克林篮网队的球衣广告赞助商Infor希望扩展其在中国的业务。根据新政,该公司可以在整个亚洲和其他全球市场中使用篮网队队标进行品牌宣传和推广。

以密尔沃基雄鹿队为例,球衣广告赞助商是Harley-Davidson。目前为止,Harley-Davidson无法开展海外业务。现在,雄鹿队可以提供全球营销权,允许该公司在美国和加拿大以外的地区使用雄鹿队队标。

“这对我们后续的球衣广告赞助商协议谈判来说是一件大事。”雄鹿队商务发展和战略高级副总裁马特·帕扎拉斯(Matt Pazaras)说。“这是巨大利好。Harley-Davidson最大的市场增长点来自中国和世界其他区域。球队品牌形象和赞助商在美国市场以外的推广活动结合非常有前景,我们从中看到了价值,这对球队大有裨益。”

“我们决定推出一项计划,让球队的赞助商能在全球范围内帮助推广NBA,同时刺激球队去产出更适合国际市场的内容。”NBA球队营销和商务运营部门总裁兼首席创新官艾米·布鲁克斯(Amy Brooks)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NBA中国为合资公司,负责NBA在大中华区的所有业务,管辖范围内,所有NBA相关商业活动都必须征得NBA中国同意;新政下NBA球队签下的合作伙伴能否在国内落地还未成定数。比如2017年中国茅台与勇士签约,但除了比赛中露出,在国内并无其他商业权益。

“NBA在全球范围广受欢迎,而吸引粉丝的方法之一就是通过赞助。”Excel体育管理公司的首席商务官埃米利奥·柯林斯(Emilio Collins)说道。他曾代表一些球队参与球衣广告谈判。“如果项目进展顺利,市场中可提取的价值会大幅跃升。球队在全球范围内能接触到的球迷越多,联盟的规模就越大。”

布鲁克斯说,虽然新计划能让球队创收,但这并不是主要目标。反而,这是借助球队赞助商的全球影响力,有针对性的输出更多非比赛内容。根据新政,赞助商可以使用非比赛素材,例如场外内容,但赛场集锦的使用被明令禁止。

布鲁克斯补充道,因为俱乐部2/3的社交媒体粉丝来自美国以外,且大多数NBA球队市场推广合作伙伴为国际品牌,因此联盟将全球版权放给球队的时机恰到好处;但是联盟将限制一些赞助商种类,具体类别待定。

盘点英超各队球衣赞助商:三大品牌主导 四队今夏更换赞助商

北京时间9月12日讯 2020-2021赛季英超联赛于本周末打响,著名足球装备网站Footy Headlines盘点了本赛季英超联赛各队的球衣赞助商品牌情况。

2020-2021赛季的英超球衣赞助商间的争夺由三大品牌主导。阿迪达斯(7支球队,包括升班马利兹联)、耐克(4支球队)和彪马(4支球队)三家加起来为20家俱乐部中的15家赞助球衣,也就是占据了所有英超球队的75%。

除了以上的三巨头之外,其余五支球队分布在四个不同的品牌:茵宝(2支球队)、安德玛、新百伦和卡帕(均为1支球队)。与上赛季相比,阿迪达斯、彪马和耐克的统治力更强。这三家品牌在2019-2020赛季为13支球队赞助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