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哥伦比亚罗德里格斯

哈梅斯·罗德里格斯——这一切从那记世界波说起

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一切都要从那记世界波说起,2014年巴西世界杯1/8决赛哥伦比亚对阵乌拉圭。

比赛的第28分钟当时解说还称呼为詹姆斯·罗德里格斯的J罗在接到队友阿吉拉尔头球摆渡后,J罗禁区前胸部卸下皮球,随即半转身左脚凌空爆射,打破了乌拉圭门将穆斯莱拉把守的大门,这个进球让J罗一球成名,也就是在这届世界杯之后,J罗得到了豪门的青睐。

我记得到看到J罗球衣后面的印着JAMES,一下就想到了篮球场上的詹姆斯,这是重名了啊,不过后来才知道,J罗全名叫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不然那真就和詹姆斯重名了,当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据说J罗的父母是詹姆斯·邦德的影迷,就给他起名詹姆斯·罗德里格斯,不过最终J罗的全名叫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不过球迷还是喜欢叫他J罗。

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是线号J罗,在世界杯结束之后顶着世界杯金靴的J罗加盟皇家马德里,圆了自己儿皇梦,不过在皇马J罗在刚开始非常的不错,不管是在安切洛蒂还是贝尼特斯手下,他都是首发,不过这一切在两位主教练相继离开之后发生了变化。

齐达内上任之后J罗逐渐失去了位置,被租借到了拜仁慕尼黑,时任拜仁主教练正是安切洛蒂,J罗的恩师,在拜仁J罗找回了自己,在安切洛蒂手下的J罗如鱼得水。

在对阵皇马的欧冠比赛当中J罗进球,但是J罗并没有庆祝,毕竟在J罗心里他爱皇马,所以在租借期结束之后J罗就回到了皇马。不过在回到皇马之后J罗依然还是没有什么机会,在回到皇马之后仅仅得到了14场比赛的出场机会打进1球2助攻。

在皇马的最后一个赛季之后,J罗在2020年9月转会英超埃弗顿,在哪里有恩师安切洛蒂,在埃弗顿效力的一个赛季里J罗出场26场贡献6球9助攻,在安切洛蒂手下依然顺风顺水,在埃弗顿J罗度过了一个很好的赛季。

然而在2021年6月2日安切洛蒂回归皇马,再次执掌银河战舰,这次J罗没能随恩师回到曾经他喜欢的皇马。

新赛季英超J罗在埃弗顿没有得到出场时间,主教练是贝尼特斯,本以为会让J罗再次出场,但是却事与愿违,而这一切在2021年9月23日得到了结果。

J罗加盟了卡塔尔联赛来到了亚洲赛场,听到消息的时候真的是不敢相信,但是这一切都是线岁的J罗加盟卡塔尔联赛球队赖扬,但是真的希望在有一天J罗还是可以回到欧洲赛场,毕竟30岁的他还是有机会在欧洲五大联赛效力,可能在现在这个时候不是J罗回到欧洲的时候。从班菲尔德——波尔图——摩纳哥——皇家马德里——拜仁慕尼黑(租借)——皇家马德里——埃弗顿再到现在的赖扬。

而记忆中的J罗还是在世界杯的一球成名,真正喜欢上J罗那就是在皇马了,毕竟一位有颜值有实力的球星怎能不爱,虽然他不是超级巨星,但是足以让很多人喜欢他,对于小编个人而言J罗是我在14年世界杯印象最深的球星,你们可以不喜欢他,但是请尊重他!

过早沉沦罗德里格斯不应如此

英超已经开展了很多轮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效力于埃弗顿的球员哈梅斯罗德里格斯也没有获得过一分钟的上场时间,此前罗德里格斯在做个人直播的时候,曾经吐槽埃弗顿下一轮的对手是谁他都不知道。这也从侧面反映,如今的罗德里格斯已经是埃弗顿的边缘球员,而主教练贝尼特斯压根就不待见他了,所以他的离开是大家都能够预见的事情了。本来大家会以为到明年夏天他才会离开球队,却不知就在前不久,罗德里格斯已经同意加盟了卡塔尔联赛的一支俱乐部。

从曾经的世界级巨星到如今去远离欧洲5大联赛之外的联赛捞金,罗德里格斯的生涯线年世界杯上,罗德里格斯一个人便打入了6粒进球,帮助哥伦比亚获得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名次。在那届世界杯他也拿到了世界杯金靴奖这样的至高荣誉,随后他便以8,000万欧元的身价加盟了皇家马德里,在为皇家马德里效力的三年时间内,罗德里格斯也有过非常惊艳的表现,只不过他的伤病始终是一个大的烦恼。

如果说有哪位主教练是最喜欢罗德里格斯的话,那肯定非安切洛蒂莫属,安帅基本上去到哪里都会带上罗德里格斯,因为他非常喜欢这名古典型的前腰球员,在效力埃弗顿期间,只要罗德里格斯在场上,他便会有很好的发挥,但是难就难在他的身体条件真的是比较差,时常会受到伤病的影响,因此在出勤率方面,他始终没有办法和球队中的一些球员相比。因而在贝尼特斯入主埃弗顿之后,便正式告知罗德里格斯,他已经排除在了球队一线队员之外了。

抗抑郁磁疗如何影响大脑

新华社北京6月2日电《参考消息》1日登载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报道《科学家首次发现抗抑郁治疗手段如何改变大脑》。报道摘要如下:

据估计,大约40%的重度抑郁症患者对抗抑郁药没有反应。重复经颅磁刺激(rTMS)是治疗此类病例的一线方案,正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采用。rTMS通常作用于右侧或左侧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该皮层激活局部和远处的神经元,并影响抑郁症相关症状,比如情绪低落、有自杀倾向、社交退缩症和焦虑。

医务人员在使用这种磁疗手段时会在病人头皮上放置一个电磁线赫兹的频率传递不会引发疼痛的磁脉冲。虽然该疗法被发现是有效的,但其作用机制尚不明确。

一项新研究首次揭示了受到靶向磁刺激的耐药性抑郁症患者大脑功能性连接发生的巨大变化。该研究是临床试验的一部分,研究论文发表在《美国精神病学杂志》月刊上。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团队让26名女性和12名男性耐药性抑郁症门诊患者接受了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扫描,以测量rTMS过程中大脑功能性连接发生的变化。该研究团队的成员来自加拿大贾瓦德·莫瓦法吉安脑健康中心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机构。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精神病学系助理教授菲德尔·比拉-罗德里格斯说:“我们发现,rTMS会见效可能源于大脑的改变能力(神经可塑性)。这也表明,rTMS对大脑的影响范围超出了受刺激的焦点区域。这项工作就rTMS治疗抑郁症的机制提供了解释,并支持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要治疗抑郁症,必须让大脑活动产生分布式变化。”

研究团队发现,患者的背外侧前额叶皮层受到刺激后,其脑内的功能性连接发生了普遍、急剧和短暂的变化,尤其是在大脑涉及调节情绪反应的区域。

在使用rTMS治疗患者4周后,研究团队再次让患者接受了fMRI扫描,并记录了显示出功能性连接变化的区域。研究团队随后评估了活跃区域是否与患者在治疗结束后抑郁症状减轻有关。

比拉-罗德里格斯说:“我们发现,在rTMS和fMRI同时进行的过程中被激活的大脑区域与良好的治疗效果明显相关。”

这位专家希望,可以通过绘制rTMS脑区图来帮助确定病人对rTMS治疗的反应程度。研究团队发现,前额叶区域与运动皮层、顶叶皮层、岛叶皮层以及丘脑双侧区域之间的关联性较强。

白衣翩翩永远恰少年

“一个符合进步的胜利是值得人们鼓掌,但一个英勇的失败更应该得到人民的同情。一个是宏伟的,另一个,是崇高的。”2014的巴西,伴随着贺炜对哥伦比亚的送别语,J罗的首届世界杯之旅正式结束,而我的青春,也缓缓开始。

与足球、或者说与银河战舰的邂逅,应该是从南美内战,哈梅斯那一脚石破天惊远射开始。用八年后的话来说,也许是一脚射在了我的…心巴上。后来开始一点点关注着这个哥伦比亚的异域帅哥,当时还有好多人习惯称他为詹姆斯罗德里格斯,那个夏天,J罗以8000w欧的超高身价转会皇马,我与纯白军团,也正式相遇。

与许多人因为主队而选择游戏人物不同,在那会还如日中天的FIFAOL3里,爆种的贝尔、逆天的C罗,鬼魅的本泽马,倚仗又一张好用的球员卡,成为我进一步了解并恋上这支球队的理由。

也许是老天想考验一下儿时的我对这支球队的热爱,J罗在皇马的首个赛季,虽有辉煌的22连胜,却难掩四大皆空的黯淡。更令球迷心碎的是,球队元老卡西,还没在伯纳乌正式告别,就匆匆远走波尔图,那时的皇马,一度被称为最不懂“人情味”的俱乐部。新赛季,贝带湿走马上任后作妖作法,联赛被隔壁4-0狂屠,积分榜上的差距一度落后两位数。

所幸,与很多来来去去的冠军粉不大一样,带着一日纯白终生纯白的坚守,带着最“不近人情”的主席的不理解,带着陪这支球队走完低谷、期盼巅峰的希望,我选择坚守下去。这支小俱乐部,也用史诗般的三连,回馈了每一个美菱格的守候。

值得一提的是,18年欧冠决赛,恰逢我中考,带着对分数的敬畏,我当时一心想毅然决然地,把这场比赛抛之脑后。意外总是会来,春末夏初的花粉引发的鼻炎,让我鼻血流的比阿扎尔吃过的汉堡还多,时任班主任以为我是学习压力过大,吓的在决赛前夕,时任班主任,连夜骑他的二八大缸改装山地载人自行车,亲自送我回家,我答应他,调(kan)理(wan)休(jue)息(sai)后,我一定回去好好学习。就这样,我有幸没有错过,三连巅峰的每一个瞬间。

赢麻了的都是经典,输的够多才叫青春。在劳累的高中生涯,C罗远走亚平宁,皇马也正处于低谷的重建期,托退伍侦察兵教导主任的福,20个人的校队为了看球,手机被没收了30部,我也只有在老师防备松懈之时,偷偷打开体育老师办公室的电脑,贪婪的回顾着,住宿期间无缘亲眼见证的每个片段。那几年对于足球唯一的记忆或许只有两件事,学长喜欢梅西,我喜欢c罗,她喜欢学长,我喜欢她;以及在高中校队创造历史最佳成绩后,还是输在了12码前,无缘夺冠的心碎时刻。那三年的记忆正如C罗离开了皇马的故事,扑朔动荡、充满遗憾。

三年后的高考,也就是去年的现在,英语作文的题目是youth and me,在读题的一瞬间,我关于youth的思绪,好像全都聚集在了那一句句hala madrid…

高考失常未能如愿,可是我的主队,似乎总能如我所愿,是高中与前女友分手悲痛欲绝的那一晚,齐玄宗回归,带皇马夺得西甲第34冠的激情咆哮;是初中跨省转学,第一次远离父母后常郁郁不得志之时,幸逢三连巅峰的一次次鼓舞。是对未来完全不知所措的大学生活,五岳宗师安胖再夺双冠,我也开始渐渐去往人生新路途探索的指引。

没有人永远少年,但永远有人正值少年。就像七年时间,一批又一批球员更替不断,可皇马始终在那里,永远都是世界足坛之巅的那颗明珠。我的十几岁不会一直在,但皇马会在我心里一直存在,希望若干年后,当我在人生路途更进一步之时,当我要开始一点点挑起生活的担子之时,依然会记得,那个在深夜里呐喊,在人群中激昂,对主队一往如故,对生活永远会一腔热血的少年。

哥伦比亚毒枭在美国监狱内死亡 曾向美国走私大量毒品

据当地时间6月1日报道,臭名昭著的哥伦比亚前贩毒集团头目罗德里格斯·奥列耶拉(Gilberto Rodríguez Orejuela)在美国的一所监狱中死亡。

报道称,罗德里格斯·奥列耶拉的律师1日公布了这一消息,该律师2020年曾表示,罗德里格斯·奥列耶拉已80余岁,正遭受一系列健康问题。这名大毒枭此前原定的出狱日期为2030年2月9日。

罗德里格斯·奥列耶拉是前卡利贩毒集团的头目,该集团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从哥伦比亚向美国走私了大量可卡因等毒品。(海外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