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阵 数字化阿根廷初见雏形

贝尔萨不是数学家,但他在排兵布阵上特别喜欢玩数字游戏。在成功地推出了数字化阵型3313后,贝尔萨在本场对厄瓜多尔的比赛中又采用了极为罕见的41221阵型,让人诧异了许久。

贝尔萨历来奉行进攻足球,他在执教阿根廷队后的第一时间就破除了前任帕萨雷拉留下的4后卫阵型,罢黜了帕萨雷拉的爱将左后卫维瓦斯,同时将老资格的右后卫萨内蒂推到了右中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贝尔萨使用萨穆埃尔、波切蒂诺和阿亚拉这三后卫的组合,倒也得心应手,但经历了2002年世界杯之败后,贝尔萨对自己三后卫阵型互相保护不够提出了自我质疑,所以借着对阵厄瓜多尔的机会,贝尔萨又尝试了4后卫。

从本场比赛看,贝尔萨推出的4后卫是克莱门特·罗德里格斯、海因策、阿亚拉、索林,考虑到萨内蒂和萨穆埃尔因种种原因缺席了本场比赛,所以,贝尔萨内心的后卫四人组合应该换掉罗德里格斯和海因策,但从长远看,罗德里格斯和海因策又会因自身的不断成熟而入替年纪日长的萨内蒂和阿亚拉。

赛前,阿根廷媒体预测贝尔萨会在对厄瓜多尔的比赛中大打攻势足球,比赛的进程呼应了媒体的预测。贝尔萨因为后防线名后卫,而在进攻线上大开门户,他摈弃了欧洲人惯用的双后腰战术,而将在瓦伦西亚打前腰的艾马尔和在沃尔夫斯堡打前腰的达历山德罗同时安排到了中路,他们的身后是年轻的单后腰路易斯·冈萨雷斯。在场上,艾马尔和达历山德罗互为前腰,利用在河床时代积累下来的多年默契,不断地移形换位,这让厄瓜多尔的中路防守很难适应。不过,这种打法的弊端在于艾马尔和达历山德罗都是身材矮小的球员,碰上强壮的欧洲球员(如法国的维埃拉、意大利的加图索),他们未必能占得到便宜。这种弊端也在对厄瓜多尔的比赛中有所显现,在控制了前30分钟的中场后,厄瓜多尔人在中场加强了拦截力度,刚刚伤愈的艾马尔在体力上显得跟不上,最后被里克尔梅换下。

贝尔萨设置在中场的另一个“2”是两个位置极度靠前的边前卫,如果打不开中路,他们将承担炮手或者炮弹输送者的作用。这其实是贝尔萨3313里突前的“3”的变种,所以基利和洛佩斯将承接起这一使命。由于本场比赛基利和洛佩斯同样因故未参加,所以贝尔萨不得不派上小将塞萨尔·德尔加多和马里亚诺·冈萨雷斯轮番轰炸,但实战效果并不好。

让贝尔萨得意的是他所选择的“1”。在巴蒂斯图塔之后,贝尔萨一直困惑于球队缺少一个伟大的中锋,所以他可以将“3”分化为“21”,也是基于让突前中锋完成牵制(而不是进球)任务。本场比赛中,被要求去牵制对方后场兵力的“1”克雷斯波却进球了,他的进球来得是那么的关键,他进球后的欢呼动作让人想到了巴蒂斯图塔。由于场上身后的艾马尔和达历山德罗、替补席上的萨维奥拉和特维斯都是身材矮小之人,占有身高优势的克雷斯波有理由相信这个“1”就是为他度身定做的。

虽然41221初战暴露出了很多问题,但贝尔萨相信它的前景是美好的,就像当年的3313,贝尔萨总会用数字化色彩很浓的阵型让世界惊奇。江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